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寄到香港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劇中,陸游、唐琬被逼分離,肝腸寸斷。  記者  姜鋒攝

劇中,陸游、唐琬被逼分離,肝腸寸斷。  記者  姜鋒攝

本報訊(記者 姜鋒 實習生 曾海燕)“浪跡天涯三長載,暮春又入沈園來。輸與楊柳雙燕子,書劍飄零獨自回……”昨天晚上,作為第三屆中國蘇州江南文化藝術·國際旅遊節參演劇目之一,浙江小百花越劇團的經典作品《陸游與唐琬》亮相蘇州保利大劇院。由文華表演獎、梅花獎得主蔡浙飛攜手文華表演獎得主章益清共同演繹的這出千古愛情悲劇,引得台下觀眾一時鼓掌叫好,一時潸然淚下。

《陸游與唐琬》由已故戲曲編劇大師顧錫東編寫,著名戲曲導演楊小青執導,是浙江小百花越劇團“詩化越劇”的經典之作。1989年,該劇初登舞台,便征服萬千觀眾,為當時“兒女情長、才子佳人”遍佈的越劇舞台,帶來了一縷江南文人特有的清雅之氣。此後數十年間,該劇又數易其稿,歷經4次大規模修改,並沿襲了“小百花”一貫的詩意唯美風格,將“大寫意”的戲曲美學精神擴張到了極致。

該劇用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創作手法,一波三折地表現了陸游坎坷的仕途經歷和令人潸然淚下的不幸婚姻。陸游、唐琬本是恩愛夫妻,卻由於陸母愛子心切而專斷,為陸游謀劃前程不成而遷怒於唐琬,逼迫陸游“出妻”。此後,陸母又偷改錦書致唐琬改嫁他人,最終致陸游唐琬夫妻離散,相見不能相聚。當三年後陸唐二人相遇於沈園,已是物是人非,悲痛欲絕的陸游題《釵頭鳳》於粉壁,唐琬見而和作。兩闕《釵頭鳳》至今墨跡猶在,見證這段千古傷心的沈園往事。在悽婉愛情的演繹中,該劇又透露出陸游在立志報國的宏偉理想之下卻壯志難酬的無奈,折射出中國古代文人自我意志實現與現實逼仄的苦痛與矛盾。兩個小時的演出中,劇情和場景轉換得非常快,情節鋪排縝密,層層見戲。蔡浙飛將陸游的書生意氣與清高不羈、激越悲壯與纏綿悱惻表現得淋漓盡致,讓這台悲劇極具感染力。

值得一提的是,《陸游與唐琬》的舞美、音樂極具特色,將濃郁的中國風和陸游的才情結合得天衣無縫。舞台上,粉牆黛瓦、殘荷疏竹、沈園亭台、題詩粉壁……藴含着文人生活情態的江南園林被重構並穿插入劇情發展和人物情感之中,向觀眾展示江南文化獨到的風雅韻味。《詠梅》《釵頭鳳》《觀大散關圖有感》等陸游傳世詩作的貫穿引用,恰到好處地展示了人物的細膩情感,即使在矛盾激烈的衝突中仍不失典雅之美。由著名作曲家吳小平重新創作的主題曲《詠梅》《釵頭鳳》等,大氣而不失婉約,充分凸現了越劇音樂抒情纏綿的特色。最後落下的那場梅花雨,更是將演出推向了高潮。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於網絡,並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老有所樂
關注點
返程迎來高峯 旅客“留念”蘇州
軌交5號線開通滿百日 累計安全運送91
返程
堅守一線